全国酒店行业新闻网站
中国端午屈原美食文化旅游节官网
www.cnhotel365.com

鄂ICP备15023052号-1鄂公网安备 42090202000378号

当前位置:首页 > 高端访谈 

【高端访谈】国家金融的变革--赵庆明

发布时间:2024-02-28 11:00 来源:酒店新闻网新闻中心
浏览量:3043

价值中国:银行改革的话题已经谈了很多,从改革的发展方向来看,上市是必然的选择,但上市是不是能解决银行所有的问题呢?银行上市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赵庆明简介
         赵:四大国有银行的改革问题是这几年我国政府高度重视并决意进行改革的重要部门。我国的改革首先从农村开始,在农村试点取得成功经验后转入城市,但是在城市的改革主要是致力于国有企业的改革,而在银行部门的改革尽管也不时地有措施推出,但始终没有根本性的重大的变革,因此,我国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积累了大量的不良贷款,对此有经济学家指出这是我国改革的成本之一,同时认为我国改革的重大失误是没有首先解决投融资体制问题。面对加入世贸组织对外国银行的日益开放,我国四大国有银行确实到了非改不可、非做大手术不行的地步了。    从目前中行和建行的改革方向看,上市是必然的选择,但是上市不是银行改革的全部。从我国国有企业改制上市和我国证券市场的现状来看,人们都提出质疑“上市能解决银行的所有问题吗”。确实,从我国国有企业的改制上市来看,上市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本寄希望解决的所有问题,甚至相反又出了一些新问题。我同意上市不能解决银行所有的问题的观点。不仅我国的证券市场,发达国家的证券市场也同样存在欺骗投资者、内幕交易、恶意圈钱等问题。因此,“上市”不是灵丹妙药。    对于我国政府对银行的改革,既要看到上市不是我国银行改革的全部,又要正确认识我国银行上市的主要目的。有一点必须指出,我国政府对四大国有银行的改革将是在总结我国国有企业改革上市和我国证券市场存在的问题基础上做出的,因此我认为,我国政府将原来的国有银行改制上市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根本的改变原有的管理模式,包括政府部门对银行管理的外部管理模式和银行内部的管理模式;上市的目的之二是要解决银行的资本充足率问题,为银行提高资本充足率提供一条市场化渠道。我国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仍能保持高速增长已成共识,因此,我国银行的资产规模也会高速增长。在我国财政越来越致力于执行公共财政职能的情况下,就不可能有资金补充国有独资商业银行的资本金需求,这一点可能是与一般公司上市不同的。        1972年生,山东章丘人。硕士毕业于东北财经大学国际贸易专业,主攻国际金融;博士攻读于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投资系。    曾在央行从事商业银行监管、外汇管理部门从事资本项目管理。现从事产权交易管理。    曾于2002年参加某商业银行外汇实盘交易大赛,收益率连续两周高居第一名。    主要研究领域:汇率与外汇业务,人民币汇率体制改革,商业银行业务创新与风险控制,证券投资与理财。已在国内外公开发表论文和经济时评50余篇。邮箱:zqmzhao@sohu.com。个人网站
   


    价值中国: 政府对银行改革寄予了厚望,也做了很多的投入,往往是数百亿的投入,在以往任何的国企改革中都没有如此大的手笔。由于银行企业在国民经济中的特殊地位,但是政府介入得如此之深,银行能够真正改变机制吗?
     赵:我国四大国有银行大量的不良贷款被认为是我国改革的成本之一,这一点在理论上已基本取得一致认识,因此,我国政府在银行的改革上不惜大手笔运作。金融被称为现代经济的血液,几乎在所有国家金融业都享有特殊的地位。我国的金融业中银行部门占有最重要的地位,而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又是银行业中的核心,因此,政府深入介入四大国有银行的改革就不难理解了。注资、改制、上市有利于银行内外两个层面的管理机制的改变,但是也必须看到无论是注资改制,还是上市都可以在一夜之内完成,但是机制的改变必须有一个过程,在短时间内是很难完成的,即使架子和制度能够短时间内搭建起来也难以有效运作。
     价值中国: 银行改革必然又要再一次剥离自身不良资产,这个包袱自然又是甩给资产管理公司来处理,那么实际上的银行改革就非常的不彻底,等于一个负债亏损的人把债务甩给了另外一个人然后宣布自己已经扭亏转盈,可是亏损依然存在,只是给了另外一个专给人负债的人而已。作为国有银行,不论其怎么甩包袱,损失的依然是国家的财富,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赵:这倒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我国四大国有银行在2000年剥离了一次不良资产,中行建行本次改革又再次剥离不良资产,据说工行的改革方案中也涉及不良资产问题。剥离不良资产实际上也是一种注资行为,因为如果不解决不良资产,那么,我国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就可能是负资产,新股份将很难定价,定价高了投资者不认,定价低了国有股份将被稀释,在一定程度上不利于经济安全。而实际上,如果不解决大量的不良资产问题,新的投资者就不可能进来。而再次剥离不良贷款确实让人持有存在“道德风险”的看法。    剥离不良资产给资产管理公司,实际上就是财政买单,只不过仅仅不是立即买单而已,最终还是要财政来承担的,财政的钱哪里来?因此说,损失的不是国家的财富,而是你我这样的所有纳税人的钱。
     价值中国:人民币升值的话题很热门,在这里我们想问赵先生,如果人民币升值,会对银行改革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赵:我长期跟踪研究人民币汇率问题,对于“如果人民币升值,会对银行改革带来什么样的影响”这样的问题以前没有考虑过,也没有兴趣研究这样的问题。根据我的研究,尽管人民币升值问题被炒作的很热,人民币汇率问题并不是想想得那样简单,如果人民币简单升值能解决不说所有问题哪怕主要问题,我想政府可能早就允许人民币升值了,而事实上可能恰恰不是这样,人民币升值非但不能解决主要问题,更有可能带来更多的严重问题。因此,我主张人民币暂时不升值,从目前我国主要领导人和央行官员在主要场合的言论来看,人民币短期内不会升值。    当然,如果人民币短期内升值了,我想肯定会对当前的银行改革产生影响,到底会是什么样的影响,我就很难说了。

    价值中国: 国内的股市正在飘摇之中,银行的上市对股市的影响会怎样?而当前的中国股市,又会对上市的银行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赵:请允许我首先讲讲流传的关于中行建行上市的几种方式选择,大约是三种,国内上市,香港上市,香港、纽约等多地同时上市。从长远来看,无论我国四大银行是在国内上市,还是海外上市(包括在香港上市),对我国的股市都是利好。这是因为银行上市还必然涉及其他方面的改革,这包括货币市场和资本市场之间的关系。银行上市后,在主要问题解决后,建立起货币市场和资本市场之间的正常联系将是下一步改革的题中之义。    如果银行选择在国内上市,那么目前的中国股市确实不理想。最主要的疑问时,目前飘摇的中国股市能够容纳这样大的公司上市,银行能否融到足够的资金。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就我个人的看法,我还是希望中行和建行,以及其余的工行和农行,能够在国内上市。一是,我国居民和企业手持大量的资金,有投资能力;二是,这样优质的大型上市公司能够稳定股市,为中国股市提供信心。

    价值中国: 上面所谈的银行的改革,更多是在体制改革的层面,而银行在业务层面也需要很多创新。金融创新有可能会带来各种新的风险,那么银行如何应如何防范创新带来的风险?

      赵:这是一个大家经常问起的问题。由于巴林银行倒闭案,以及其他一些金融机构倒闭案件的发生,使人们对金融创新存在了一些不太正确的看法。从金融机构金融创新的目的来看主要有两个:一个是规避风险,另一个是增加业务、开辟新的利润增长点。银行是金融创新的主要创新者,主要金融创新业务的提供者,但它不一定是主要金融创新业务的交易对手,因此,金融创新并不必然给创新者带来风险。    对于我国银行的改革,确实在业务层面上需要关注。上面我也提到了银行改革既包括外部的管理改革,也包括内部的管理改革,业务方面的改革就包括在后者。我曾从事国有商业银行的监管工作,从我的实际观察来看,目前四大国有银行的风险主要来自于操作层面,而实际出现的问题也主要与操作有关,因此,银行内部建立起一套完整有效的监督机制既迫切也重要。







    价值中国: 十分感谢赵先生,最后还请问赵先生:银行改革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什么改变?仅仅是服务态度好一些吗?

      赵:我想银行改革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服务态度会更好,更主要的是我们可能获得的金融服务种类会更多,更便利于我们的生活。银行一旦建立起充满生机和活力的良好机制和体制后,在竞争和利益的驱使下,贴近市场、贴近生活的金融产品会不断涌现出来。我们未来的生活会更美好,对此我充满信心!


(来源于价值中国网)

发展中心:中国海南三亚市解放四路13号 新闻中心:中国孝感市红星金街三楼19号 运营中心:中国武汉市台北路特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