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酒店行业新闻网站
中国端午屈原美食文化旅游节官网
www.cnhotel365.com

鄂ICP备15023052号-1鄂公网安备 42090202000378号

当前位置:首页 > 高端访谈 

【高端访谈】风险投资人谈“赢在中国”--陈镇洪

发布时间:2024-04-17 10:02 来源:酒店新闻网新闻中心
浏览量:3302

价值中国网:陈先生,2005年,您当选为中国风险投资杂志的十大“中国最具影响力风险投资家”,我们了解到您已经不止一次获得过这一荣誉。价值中国网的读者对您过去的资深的职业生涯、管理模式、以及优异的成就一定很有兴趣,请与我们的读者分享一下您的个人经验。

陈镇洪简介

陈镇洪 :坦率地讲,我并不是一个善于宣传自己的人。我认为成功的关键在于执行,以及了解怎样去管理一个团队。成功管理一个团队,就要使团队成员的作用能够互相补充,虽然,美国的各种执行或者管理方面的经验不太适用于中国,但这些经验还是需要被了解的,因为,中国毕竟还是一个这方面知识比较缺乏的地方。另外,像如何寻找商业模式的问题,也是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所需要的。总之,关键就是如何管理一个团队,将团队整合成一个家庭,每个成员都不要太自我,因为团队中的每一个人都很有才华和进取心,不要总是强调自己的成绩,认为自己做的最好,而是要与大家分享,我的工作就是要建立一个懂得分享,积极参与以及互相信任的团队。从投资方向上看,在中国的投资大体上我们在寻找技术的应用。中国的市场上没有太多“颠覆性的技术”(Disruptive Technology),但是中国的消费市场巨大,所以我们主要在寻找好的技术应用(Application)和能够产生规模经济(Economic Scale)效应的项目。

     集富投资(JAFCO)北亚洲区总经理,在集富加入之前,在苏伊士亚洲投资有限公司任董事一职四年,苏伊士亚洲管理基金达4亿美元,陈镇洪负责投资北亚洲地区。1995-1997年就职于建力投资管理(香港)有限公司,负责管理六千三百万美元的基金。1991-1994年,任汇丰直接投资(亚洲)有限公司高级经理。1988-1991年在渣打亚洲有限公司的企业融资部门负责企业上市及融资业务。生于香港的陈镇洪持有香港大学地理及经济荣誉学士学位,英国曼彻斯特商学院MBA学位,1993年取得美国特许财务分析师(CFA)资格,现任香港创业投资协会的执行委员。 集富亚洲风险投资的发起人是集富日本集团,该集团2001年1月份正式于东京联交所上市。市值约20-40亿美元,资本金在10亿美元左右。集富公司是日本风险投资界的领导企业,在日本上市的企业中,有1/3的企业接受过集富公司的投资。1990年开始,集富亚洲开始在亚洲运作,目前管理7个投资基金,总金额超过8亿美元。在中国大陆,集富亚洲共投了10个中小科技企业,总金额超过6亿美元。对于中国大陆企业的所有投资都从2001年陈镇洪加盟集富后开始的,比较著名的投资项目有3721公司等。集富风险投资公司个人网站

价值中国网:能谈谈集富亚洲(JAFCO Asia)的情况吗?您在公司的主要工作职责是什么?

陈镇洪 :我是在2000年11月份加入JAFCO Asia的,我的工作是使我们的团队本地化,在我上任之时,公司高层正有此意。当时,尽管他们都认为在日本就按照日本的方式工作,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但很多国际性企业所发生的错误都来自于这些方面,像美国,或者欧洲的一些企业,特别是在风险投资领域的企业,就出现了本地化不够的问题。因此,我的任务就是重建团队,发掘团队的潜力,主要集中在那些可以增殖的部分。我们主要是对一些科技企业进行投资,对这一领域的发展,我们很有信心。JAFCO旗下包括三个团队,一个JAFCO美国、JAFCO亚洲、和JAFCO日本。JAFCO亚洲主要是对除日本以外的亚洲地区的投资。而JAFCO日本的团队是我们最大的一个,这个规模是超大的,他们拥有250多个员工和5个办事处。Jafco的主要有几项业务:风险投资和运营、亚洲业务发展(ABD)、投资基金等。在亚洲和美国,过去五年我们一直致力于科技企业的投资,主要是早、中期投资,这就是我们主要的定位,同时,我们也将定位尽量细化;另外,我们将科技基金自由投放到市场中去。而在管理上,我的工作主要就是组建团队,以及给团队定位。2001年1月我们募集成立了规模为1.78亿美元的科技基金1;2004年6月成立了规模为1亿美元的科技基金2的募集工作,并于2006年3月份正式圆满结束。我们于2002年创建了集富亚洲的北京办事处,2001年集富亚洲韩国办事处成立。当然,我们投资科技基金3号,募集1.68亿美元的项目有好的也有坏的,所以我的工作就是处理协调这些事情,推动科技投资领域的发展以及集富亚洲的发展。

价值中国网:JAFCO Asia科技基金3是你们最新设立的,对于这个基金,您有什么计划?

陈镇洪:JAFCO Asia 科技基金3延续了基金 1和基金2一贯的策略,还是主要集中在早期和中期的投资,现在这个市场比4~5年前更具竞争性了,所以,我认为这是一场战役。中国市场现在出现了许多新的开拓者,我们有了更多的竞争对手。但是,这些新的团队或者新的投资者,他们或许是第一次做VC。但不管怎样,我们不在意这些情况,不会看高他们或看低他们,我们只要做自己相信的事情就好。我们不仅面向中国市场,在韩国和日本也做,如果中国企业要向海外发展的话,特别是进入韩国和日本资本市场,我们将是他们的第一选择。事实也是如此;同样,我们也可以帮助韩国或日本的企业进入中国市场。我一直在做的事情只是销售我们的信念,执行我们的使命。

价值中国网:为什么你们要将投资的重点全部向科技企业转移?

陈镇洪 :这个领域有很好的发展前景,我们对未来的并购很看好。正如我刚才提到的,在2001年进入这个领域之前,我在金融投资业有过十年的工作经验,我认为我们之所以可以获得许多额外的价值,是因为我们做企业的风险投资,然而并非所有服务企业的工作都是这样,比如公司治理、财务透明度、IPO前期准备等等,在香港,有很多人都可以做这些事情,这并不困难,但更有价值的是并购或者VC,当一个企业发现他们实力不够强大之时,这种情况下,就会求助于VC。我们日本的团队在这一领域一直处于领先地位,有一段时间的投资占据了整个日本市场的30%-40%,这意味着在东京的股票市场上,有很多资金都是由我们提供的;在美国,我们进入的时候是1984年,直到95年,还是在日本总部的领导之下,96年才决定将美国团队本土化,这样一来,便能够更好的开展业务,虽然我们在美国实力还不是很强大,但我们有自己的优势,我们销售的是亚洲的商业机会,如果美国企业想在日本发展,我们便是他们的第一选择,在亚洲亦是如此。

价值中国网:那么您对中国互联网络市场的发展前景有怎样的看法?

陈镇洪 :我认为手机移动业务的市场将会非常庞大,因为中国有许多的移动用户与电脑用户。过去几年,我错失了几个机会,部分的是我的责任,因为我将战线拉的过长。2001年到2005年,我一直在韩国工作,在韩国我们从开始的一无所有到现在发展到一个领先的地位,但同时却失去了中国的市场机遇。过去十个月时间在中国各城市的工作,使我觉得这是一次在中国发展的好机会,我认为这个领域在未来很有发展潜力,所以我决定将最优秀的员工调到北京,我自己也将集中在中国的投资活动,不再韩国等地花费太多时间。另一原因,也是因为韩国的业务也相对比较成熟了。我将90%的精力放到中国市场,以弥补过去的损失,我现在一个月做一个项目,我当然知道不能只看中数量,也要注重质量。但是,在市场上,除非你对一个公司进行考察,并且能够做出分析,也在一定时期比如3或5周与他们交流一次,这样你才有机会,否则你所有的投资都是二流的交易,而且,业务还应当争取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完成。许多美国VC完成这类交易可能要用3月到月年,当然这也无可厚非,因为有一些可能是不错的交易。但我认为好的项目在一到两个月完成就应该得到投资。我一直试图用效率来弥补以前的失误,但是我不可能回过头来看一个企业的发展,再来做出正确的定位和评断,因为中国的市场在不断发生着变化。

价值中国网:中国大陆和香港市场有什么比较大的差异?

陈镇洪 :这个问题说来话长,恐怕两个小时以说不完,我就简要的谈一谈,为什么我们一直停留在香港呢?事实上我们已经进入中国上海了,但香港的办事处是我们的资产。我为什么要留在香港?香港的好处无以言表,我喜欢这里,我的妻子也喜欢这里,喜欢它的好多方面,比如良好的教育、优良的社会治安环境、当然污染比较严重(陈笑着说),但和上海北京类似。最重要的,我们必须认清我们是亚洲的基金,并不仅仅只针对中国。我们香港团队中的很多人都是投资界的思想家,他们富有远见,目光敏锐,并不仅仅做中国的市场。我们在北京建立了办事处,接下来会是上海、深圳、然后是武汉等等。建立多少办事处并不神秘、也不是什么传奇,主要是看你有多少资金,你前面的障碍有多少等等。目前我仍会留在香港。我们之所以要在香港发展,部分是因为香港的股票市场比较健全,有人会争辩说人民币的发展前景很好,这一点我承认,但许多企业的IPO还是在香港。此外,香港可以做一些复杂的交易,拥有一些实力雄厚的银行可以做为支持,我认为这些组织会一直在香港、东京和新加坡这样的城市发展。


价值中国网:价值中国现在是中央电视台(CCTV)“赢在中国”创业比赛的网络支持媒体。“赢在中国”是一个持续一年时间并且很有意义的创业比赛,主要的目标是寻求顶尖的创业人士。最后的胜出者会获得500万到1000万人民币的创业基金。您对这些想在这个创业比赛中胜出的公司有什么建议?VC企业会需求这样的公司吗?


陈镇洪 :我只能提供一些一般性的建议给这些参赛者们。首先,就是做一些自己相信的事情,之后就是执行。企业不要太高调,不要承诺的太多。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企业的商业计划,并没有花时间考察整个的商业过程。你可以从任何一家书店买一本书,或者从一个商学院院获得相关知识,不管是英文的,还是中文的,从中找出一个最基本的原则,按照你信任的原则做事;同时,了解一下你需要多少资金,怎样执行等问题。这没有什么太大的困难,中国人其实都是很聪明的,学习得很快。但是,我还是建议要听取专业人士的意见,在你像一个顾问一样了解市场之前,他们会给你提供最佳的建议。另一方面,不要过早考虑到投资和投资银行,因为投资的花费太大。为了融资,建议企业可以参加一些展示会,给自己的团队做介绍,最后作出一个一致的决定,你所相信的是什么,你想要得到的是什么。这不是一个细节性的回答,但这是你需要做的最基本的事情。我们的优势与美国的VC相比,就是对本地企业有一定的了解,雇佣在本地企业工作的人,因为他们能够了解本地的规则,了解怎样赢利,这些更为重要。


价值中国网:当您对一家企业做投资的时候,您所追求的是什么呢?


陈镇洪 :没有什么特别的,大家都是同样的商业模式、同样的团队和同样的市场领域,没有什么新鲜的,但是如果你要问我,那我觉得团队是最重要的。即使一个聪明的投资者,在一个管理不好的团队中,仍然有失败的危险。特别是在中国,因为某些领域仍是一个具有不同市场前景的计划经济。许多行业都与政府政策有关系、以及很强的监管,包括通信行业,基础设施行业等等。最重要的是有些很有实力、历史悠久的竞争对手,比如像通讯业的华为等。所以过去的十年里我们主要集中在别的地方。现在我们转向了中国。所以在中国的这些行业中有太多的强大有实力的企业和你竞争,如果你投资这些行业这无疑等于自杀。这就是我的答案。


价值中国网:这很有意思。您的建议是站在很有实力的公司的角度,还是有发展前途的新兴公司的角度?在您进行投资那些新兴企业的时候那些因素您最注重?


陈镇洪 :我不认为他们有太大的差别。他们看上去都差不多,无论是经营模式,管理团队,还是市场空间,所以没什么特别新的。如果非要一个答案的话,我可能更注重团队和行业。因为我的妻子也是管理者,所以有时我们难免会有一些分歧,但我们会用一系列的方法来协商对于行业和团队的认识。因为即使你是一个有头脑的投资人,如果你投资于错误行业的一个企业,那么你仍然会损失资金。


价值中国网:您的回答很清彩,这也是我们采访的价值所在。还想请您谈谈你们在中国成功的投资实践和成功安例。比如:对于3721的投资?


陈镇洪 :上述这些认识是一个带着伤疤痛苦的胜利。在三五年的艰难历程中我们认清了这些。讲到成功案例,坦率地说,在过去的5年里,我们并没有做太多的IPO。特别是在中国的商业投资仅仅是开始于2002年。2001年我调整了整个团队。2002年,在中国的第一个商业投资项目就是3721。当然我们也遇到过挫折,做过失败的投资。过去的四年半,我们真正有意义的投资是:3721-雅虎搜索;在香港上市的China Wireless,我们是他们唯一的投资者。在IPO之前,我们拥有这个公司的20% 。另外最新的IPO是深圳的一家企业,国人通讯在美国上市。在中国和其他的交易案例相比,我们为什么做没有太多的IPO。这个决定是5年前做的,因为我主要是想集中在早期、中期的投资。对于早期的公司,5年的时间也不见得够,3到5年的时间是最低限度。2006年和2007年将是我们的丰收年,在韩国,台湾,以及中国我们将建立一些IPO。这是我们未来两年的好事情,和其他时期的相比是比较乐观的。不少投资人他们项目做的很好,我敬慕他们,他们是投资企业后期的比较有头脑的投资人。他们按照自己的规划进行并获得了很大的成功,比如百度的项目等等。我不是抱怨,因为他们确实比早期的获益很多。但是,我们的经验,我们的信仰,就是我们处于早期和中期投资,这一点我不想改变。投资人有很多种,一些人想做聪明的投资商;一些人是冷面的战斗者;一些人是遵守纪律的投资者。我只想成为后者,而且能够获利。


价值中国网:集富亚洲典型的项目投资规模是在200万到1000万美元之间,对吗?


陈镇洪 :是的,一般情况如此。中国的项目一般是在400万到800万美元之间。


价值中国网:最后,您个人今年和明年有什么目标?


陈镇洪 :我主要是在中国做投资,实际上,我不想成为一个经理人,我只想做一个生意人。很多时候,我的工作就是像中介一样,当双方有不同的观点,出现争执,我就要将他们的观点整合在一起,我主要的工作就是与很多人谈判,从而完成一个一个生意。这很有意思。




(来源于价值中国网)

发展中心:中国海南三亚市解放四路13号 新闻中心:中国孝感市红星金街三楼19号 运营中心:中国武汉市台北路特1号